世体:格列兹曼,巴萨阵中的又一名“乌拉圭人”

世体:格列兹曼,巴萨阵中的又一名“乌拉圭人”

北京时间7月17日讯 据西班牙《世界体育报》报道,当巴萨起头一场比赛前,咱们都很习气看到苏亚雷斯拿着一个保温瓶倒马黛茶喝,而通常他会和梅西一同饮用。如今,随着格列兹曼的到来,马黛茶小组也许又将添加一人。

格列兹曼已适应了喝马黛茶——这类乌拉圭人的典型饮品,在法国国家队集训时,格列兹曼就曾试图将马黛茶保举给他的队友们。

在2016年欧洲杯期间,格列兹曼录制了一个视频,展示了他是怎样在更衣室中准备马黛茶的。还有一次是格列兹曼在中国晒出了一张照片,“新马黛茶的首秀。”那是他当时的马竞队友戈丁送给他的。

格列兹曼来自皇家社会青训营,乌拉圭人的风俗习气浸染了那里,并帮忙格列兹曼融入球队,让他深造其中的部分足球。

乌拉圭熬炼拉萨尔特,这位格列兹曼的人生导师在2010年将格列兹曼升入皇家社会一队,而另一名乌拉圭人卡洛斯-布埃诺同样给了格列兹曼良多帮忙,布埃诺已是佩纳罗尔的当家射手,有着出色的射门能力和头球功夫,而且打进了良多进球,他从街头足球中学到了良多。

后来格列兹曼已对法国《队报》回想
道,“我起头迈出和他(布埃诺)在一同的第一步时,我深造了他用网球训练的头球技术,我看到他是怎样和后卫们进行拼抢的,我也希望做到同样的工作。”

“有一次我碰着了一个强硬的后卫,拉萨尔特告知我若是那个后卫起头惹我时,我就要捡起一块草皮扔向他,而且告知他让他如今吃掉它,那也是我已做的工作。”

和布埃诺在一同,格列兹曼会在训练结束后操练弧线球,他也慢慢从中将乌拉圭人的风格和技术添加到本身
中,还有那种在球场内外都十分快乐的个性。他们一直在同一家餐厅吃饭,在午休的时间,格列兹曼也会去到布埃诺的房间里和他一同消磨一个下午,而且品尝甜奶。

布埃诺对此已透露,“队友们很烦他(格列兹曼),因为他总是和我在一同,队友们喜欢开他的打趣,而他称呼我为爸比,对我来说他就像是我的一个儿子。”

格列兹曼和布埃诺一同在电脑上看比赛录相
,布埃诺送给了格列兹曼一件他本身的短袖衣服,“他(格列兹曼)穿着那件衣服唱歌,他会表达对佩纳罗尔的爱,那真是不可思议,而当他在马竞拥有向戈丁那样的队友时,他也没有改变这些。”

格列兹曼在2014年从皇家社会转会马竞,在那里等候他的是另一个乌拉圭帮派:戈丁、克里斯蒂安-罗德里格斯、吉梅内斯和训练师奥尔特加。

当乌拉圭晋级2018年世界杯时,格列兹曼去马德里机场接了戈丁和吉梅内斯,他穿着乌拉圭队服拿着马黛茶,他对于运用乌拉圭留行的标语“Uruguay nomá”也毫不迟疑。

在2018年世界杯的1/4决赛中,格列兹曼和他的乌拉圭朋友们相遇,苏亚雷斯在赛前已给格列兹曼施压,“尽管说的更多的是乌拉圭媒体,但他是法国人,他不晓得乌拉圭人的感受,他不晓得咱们在足球上为了成功
做出了什么,他也许有本身谈论乌拉圭人的习气和方式,但咱们有的是另一种感受。”

最终格列兹曼用进球帮忙法国2-0淘汰了乌拉圭,当格列兹曼打进法国的第二个进球后,他没有庆祝,赛后格列兹曼坦言,“在我职业生涯的初期,是乌拉圭人给了我帮忙,在皇家社会他们给了我良多帮忙,并教会了我良多这项运动的好与坏,我欠他们良多,因此出于尊重我没有庆祝。”

在那年的世界杯决赛中,格列兹曼带领法国击败克罗地亚夺冠,赛后在新闻发布会上,有一个乌拉圭记者问格列兹曼是否能够赠送他一壁乌拉圭国旗,格列兹曼随即说道“Uruguay nomá”,而且接收了记者的赠送。而后格列兹曼问,“你的问题呢?没有?你真是一个现象级记者!”

当格列兹曼去乌拉圭参加戈丁的婚礼时,良多人去机场欢迎了他,格列兹曼还在佩纳罗尔的主场前进行了自拍。

根据乌拉圭《国家报》统计,在2018年乌拉圭的新生儿中有良多人叫Antuan、Antuán或Anthuan,而格列兹曼的名字是Antoine。而若是有一名熬炼有双倍骄傲的话,他等于拉萨尔特,他给了苏亚雷斯在民族队首秀的机遇,又给了格列兹曼在皇家社会首秀的机遇。

能够想见,格列兹曼能够轻松地和梅西、苏亚雷斯孤芳自赏,两人在客岁夏天就曾公开招募过格列兹曼,可是最终格子没有去巴萨。如今梅西和苏亚雷斯维持着和客岁夏天一样的声响,格列兹曼则已表示会和他们两人交谈,在球场上用助攻抚平一切。

格列兹曼应该去做到这些,若是他希望加入马黛茶团队的话,除了马黛茶外,他还需要与新队员们安危与共。当马黛茶的团队加入新人后,新人就该等候其余人为他分茶,若是格列兹曼学会成为一个乌拉圭人的话,他就晓得不应该去打破一些划定规矩,苏亚雷斯如今是马黛茶的分杯人,而他来自……民族队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llimpeno.com